百转千回

一只会喊666的咸鱼。喜欢狄仁杰!讨厌狄芳!

画画是不可能的,只能用旧图混更😞

画画是不可能的,只能用旧图混更😳

如鲠在喉

我当时在说的是狄仁杰的造型,根本没有提到、也没有想到要提到其他人物。所以,这么多天过去了,我依然没有想明白对方为何会突然蹦出一句――――你为什么要和李白韩信比?――――
我当时一脸懵逼,我以为是自己迟钝的大脑跟不上这跳跃度过大的话题转换。但是直到今天,我还是无法确定对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是想说狄仁杰是个杀马特不配和李白韩信比?还是想说狄仁杰就应该是个杀马特,不应该像李白韩信那样有个比较正常或受欢迎的造型?不管配不配,我都没有打算要比啊!要比的话,我也是觉得自己最喜欢的就是最好的啊!
我对王者狄的造型的不满,和其他角色无关,和是不是抄袭关系也不是很大,和人气高低无关,就算那个形象是王者人气第一高,我也不喜欢。在我还不知道那个形象是抄袭的时候,在我还没有接触王者同人圈的时候,在我不知道没有人气的英雄就没有人权的时候,我就很抵触那个杀马特造型,经常在官博那边提议修改模型。因为我觉得那个形象不符合王者狄身居重位、严肃认真的人设。直白地说,就是因为我不喜欢而已。我不喜欢他顶着我不喜欢造型,我不喜欢他因为造型受到不公平的待遇,承担一些不必要的贬低和恶意。
知道那个形象是抄袭后,知道很多玩家因为那个造型而讨厌狄仁杰之后,我不喜欢的理由又多了而已!
如果抄袭的是很好看的设计,是很符合大众喜好并且贴合人设的形象,我就会很喜欢吗?不,我很讨厌抄袭这种行为,我不希望自己喜爱的英雄顶着其他角色的外皮,所以就算是觉得那个形象很符合我心目中的狄仁杰,人气也很高,如果是抄来我也一样希望能改掉。
对于“又没抄袭你的作品,跟你有什么关系”这种观点,我……无fuck说.
都是我的错,把图发错地儿,要不是对方回复,还永远不知道自己发错了。所谓自取其辱,体会了╯﹏╰!

有个太太说喜欢我的图,所以我决定以后尽量多更新。这张图的草稿前年就画好了,但是今年才画完。天空是用网络上找的素材做的……画完后感觉加上几只蝴蝶会更好,但是我懒得再画了😂😂

以火燎原

好棒!!谢谢弦😚😚

弦:

@百转千回 我写好了,就当作是那天的承诺。


序章:礼物


狄仁杰的家里堆满了各色各样的礼物,每个礼物的卡片上都用摩斯密码加密,解出来都是一句含情脉脉的诗歌,署名皆出于同一人之手——紫狐。


「入我相思门,知我相思苦,长相思兮长相忆,短相思兮无穷极。」


「一颦一笑为君心,如痴如梦思故君。」


……


诸如此类。


鲜花,烛台,音乐盒,衣裳种类繁多,数不胜数。


最值得在意的是一个可爱的人偶,做工精致,小巧玲珑,而且跟狄仁杰长的一模一样,细节刻画独到,巧夺天工,他的衣服上还用针线勾勒出「怀英」二字,让狄仁杰细思极恐,这是母亲儿时给他的乳名,如今父母逝世已久,鲜为人知。


按理来说,既然收到包裹,必定有寄信人,只要通过手机查询单号便是。


但这些包裹显然没有任何快递信息,那么,必定是有人放到他家门口的。


为此狄仁杰装过监控,但毫无作用,监控装一次坏一次。


单看物件,对方似乎是心悦他的人,不值得怀疑,但作为一个私人侦探,他有着敏锐的直觉,容易体察到细微之处。


礼物虽然看起来很平常,但几乎是他从小到大丢掉的东西,以最崭新的面貌又出现在他面前,除了那个人偶,无一例外。


第一:沉思


寄丢弃之物本身是一种寓意,狄仁杰思索过往,他的小伙伴们,分别是武则天,李元芳,公孙离,裴擒虎,程咬金。其中他与李元芳交往甚密,与其他人的关系非常一般,自搬家后,他俩还书信过,父母逝世便断了联系,不再来往。


他与公孙离因案件相会,偶然谈起往事,了解到元芳疯了一样的找他,甚至要退学,差点被关进精神病院。


会是元芳吗?不可能的,狄仁杰立马否定了这个答案,那个印象中身材小巧,会露出纯粹笑容的,坦城直率的男孩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,而且元芳没有找到他,更不可能知道他后来丢过什么。


他突然想起自己曾经救下的一个跳河自杀的男孩,他非要跟着他,并声称父母对他的虐待让他无法好好活着,狄仁杰动了恻隐之心,却听元芳说,那人不仅会水,还得过冠军,以前还干过不少类似的事情,给大家讲父母如何虐待自己,博取同情,结果有心人报案之后,发现他父母都在国外,根本没有虐待他的可能。这种欺骗,让年少的狄仁杰愤怒,本和他以兄弟相称,同甘共苦有一段时日了,因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把他赶出房门。


他记得他临走的时候,没有任何悲伤,只是微笑着说「怀英,我会回到你身边的。」


当时虽然震惊,然十几年过去,只当作是小插曲罢了。


他忘记了他的名字。


第二:线索


狄仁杰从人偶下手。要做出如此精细的人偶,要么是订制,要么是他自己所为。


当代最具盛名的人偶大师是元歌,狄仁杰决定去拜会他,寻求线索。


元歌的盛名虽在,但他的店铺鲜少有人驻足,


这十分奇特。


很快狄仁杰就知晓了原因,因这店开放时间不定,有时候一个月开一次,有时候一年,元歌也不会特地告诉大家自己的开店时间,只说看缘分。


狄仁杰去的时候,和一个参观者攀谈起来,了解到中间已经隔了三年,表面上看起来的确完全不可能。


不过他是狄仁杰。


「大师看起来皮肤白皙,缺少血色,是因为常年研究鲜少出门导致的吗?」


元歌不回复他,只是咯咯的笑,他继续做他的人偶,似乎对狄仁杰不屑一顾。


直到狄仁杰拿出来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偶时,他的眼睛才有了神采。


「你的人偶被赋予了强烈的情感,真是有趣。」元歌这么说着。


看来即使不是出自他之手,也能得到一些线索「有趣?」


只见元歌把人偶的头压下去扭开,里面还藏着纸条,他把纸条递给狄仁杰,狄仁杰疑惑的打开,只见上面写着「怀英,想要你,想看你高潮时的样子,被我做到直不起身子,下不了床,体内填满只属于我的爱液。」


震惊之余,狄仁杰仍旧注意到了元歌的措辞,强烈的情感,他怎么能未卜先知。


元歌似乎是看懂了狄仁杰的疑惑,说了一句「如此精雕细琢,必定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,愿意如此耐心,长久的制作,可见执念之深。」


狄仁杰思纣片刻问道「大师你又是如何知晓它里面藏着东西。」毕竟狄仁杰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一点。


「是它告诉我的」元歌答道,他将人偶装好递给狄仁杰。


狄仁杰仔细一看,人偶的嘴唇微张,像在诉说着什么,将它手上的遮掩的花朵取下,手对着自己,他恍然大悟。


他本以为拿花嗅到鼻尖的姿态像是孤芳自赏,没想到竟然是一种暗示。


「我觉得你很危险」元歌突然出声「做和喜欢之人一样的人偶,本是睹物思人,如今却送给你,这就证明了他再也不需要人偶来想念你了,你也比我更明白这意味着什么。」


「你怎么知道这些?」狄仁杰禁不住问。


听进元歌的耳朵,他如同刚才一样,咯吱咯吱的笑着,随后说道「我只是一个做人偶的专家,人偶都没有心,我怎么能探知人心呢?」


很矛盾的说法,让狄仁杰禁不住皱眉。


元歌用手指了指最角落的那个人偶「你与我有缘,就把那个作为纪念品送给你吧」


狄仁杰拿起人偶,是一个身穿白色,栗色头发,腰间一个大葫芦,手持长剑的男子,看起来有说不出的潇洒在里面。


他本欲询问,元歌已经下了逐客令,他也不好待在那里。


正离开的时候,有一个参观者叫住了他,问他「你一个人在店里自言自语?没事吧。」


「自言自语?」狄仁杰说道「我方才是在和元歌大师谈话,又怎么会……」


那个人打断他「元歌大师根本不能说话,你查查他的资料就是了。」


狄仁杰听此,便照做了,确实如此。


待他抬起头,那人已经不见了。


他想起那个人的特征,栗色的发,白色长衣,不是跟那个人偶一模一样吗?


他拿起人偶,浑身出了一身冷汗,这是怎么了。


第三:开朗


因为人偶的前车之鉴,狄仁杰把其它礼物拆卸了,发现了不少暗藏的信息。


「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,你怎么忍心这么对我?」


「心好痛,怀英你怎么能这么若无其事的忘记我呢?」


「啊,我简直要疯了,为什么聪明如你,就是看不透呢?」


「怀英,我无法忍耐你的迟钝了,我要来找你了」


这样的话确实令人不寒而栗,不知道比知道要快乐许多,狄仁杰想,被人喜欢,被人爱着明明该是幸福的,可是他却不想再拥有什么了,他怕失去,不如从一开始不得到好了。


对方会怎么来找他,他不知道,不过既然能够一直送礼物不露面,还对他了如指掌,只要一直装糊涂就好了,等他出现,将他擒获,结束这些天的猜想。


他突然无所无惧起来,所谓鬼神不过是人扮演出的假象。


他得有所准备。


第四:元芳


狄仁杰离开家想要出去散散心,突然很想去看看儿时住过的地方,便立即行动。


一切如他所想,早已物是人非。


他记得元芳家是在一个小巷子里面,但小巷子已经不复存在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豪华的大宅,跟当地人打听,说是在三年前有一个富商把这块地皮买下,为自己建造的房子。


他没有驻足多久便离开了,他想看看自己曾经的家,那地方也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。


令狄仁杰吃惊的是,那栋楼一成不变,跟儿时的记忆一样。


不同的是,所有门都大开着,听人说已经是一座空楼了,他回忆着,到了曾经住的家。


完全一样的摆设,一尘不染,让他十分好奇。


谁还有闲工夫打扫这里。


正打转间,一个成熟的男音发出来,让狄仁杰随声往后看去。


那张脸有些熟悉,让狄仁杰微微愣住了。


男人刚才说「你总算知道回来」这是对他说的吗?


「元芳?」狄仁杰脱口而出。


对方听此笑出来「还记得我就好。」


两人开始攀谈起来,狄仁杰了解到李元芳辍学后经商成功,挣了一大笔钱,把他住过的老楼和自己家附近的地皮买下就是为了等他回来。


但比起这些,狄仁杰更好奇的是「你怎么认出我的?」


元芳就笑着说「我俩都没长变,和小时候几乎一个样。」


一样?狄仁杰摸着自己的下巴,他难道不是更成熟了,没有小时候圆圆脸,而之所以他能够叫出元芳,只是因为最近的事情唤起了他太多儿时的回忆,脑子里面浮现的便是「元芳」两字,才脱口而出。


「狄大人是来这里旅行吗?」狄仁杰点点头,至于狄大人是小时候元芳给他起的外号,没想到这小子现在还记得。


「那便住我家好了,我带你去参观周围的风景,你不在的这十几年间,变化特别大。」


狄仁杰一口答应,元芳很是开心。


第五:境遇


狄仁杰觉得很奇特,儿时的伙伴竟然现在还记得自己,他究竟是做了什么。


关于这个问题,他问过元芳,元芳答道「你曾经那么照顾我,比我父母对我还好,他们都不理解我,只有你是懂我的。」一个成熟的商业精英说出这话略显孩童气质,让狄仁杰莞尔,还是没长大。


夜幕降临,他闻到什么奇特的花香味,昏昏沉沉睡过去了。


第二天,他觉得身体很沉重,浑身都疼,他吃惊的看着自己的身体,用体无完肤来形容恰到好处,到处都是红印子,只是究竟有没有到最后一步,虽不晓人事,他也是懂得的。


元芳见此用吃惊的语气的问他「狄大人,你该不会是被什么有毒的虫子咬了吧。」


然后找了自己的私人医生帮他看,狄仁杰因对元芳有所怀疑,便也没有挑明。


「医生,我怎么会感觉那么累,浑身使不上劲?」狄仁杰问道「前一天还好好的,这是怎么了?」


「这是肝病的早期症状。」医生答道「你且好好修养,我会治好你的。」


元芳一脸担忧的看着狄仁杰「狄大人还是在我家修养吧,等病好了,我再带你出去参观。」


狄仁杰同意了,即使他不情愿,这样的身体状况也是走不了。


哪有虫子会咬成这样,分明是谎话。


第六:真相


待狄仁杰走后,元歌的店铺打烊了,有一个栗发白衣的男人坐到傀儡旁慢慢梳理他的头发,被白发的男人一把推开。


却是傀儡说了话「走开,别动我。」


傀儡说「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,剩下看你自己。」


栗发男人没好气的说「帮人帮到底,不然我也不帮你追求阿亮。」


听罢,傀儡愤恨「就会拿阿亮压我,不干,不干」


「那我跟阿亮说你的坏话,不让你们在一起了」


「坏人,坏人,主人,他欺负我。」


听此,元歌轻笑,还是不发一言。


傀儡已经说出了他的心声「帮你扮演李元芳之后,要帮我约阿亮。」


「一言为定。」栗发男子爽快的答应。


第七:心声


怀英你一定觉得我很傻,为了引起父母的注意,故意抹黑他们,一个人孤独太久了,就总会做这样的傻事。


我不想太靠近你,将这抑制不住的情感像洪水似的爆发,所以多年来一直默默守护,收集你丢掉的东西,又做成新的送给你,希望你能注意到我。


但无论我如何表达都走不进你的心里,礼物也是,送了之后,被你丢弃在一边,不管不顾。


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偶竟然激不起你一点回忆,而李元芳却可以轻易被你认出。


怀英,既然你如此无情,也不能怪我无义了。


——李白

每次想看时都要在手机里翻好久,在这里备一份😜😜

再也画不出这样的图了。

再不发点什么,这个空间真的要长草了。翻出一张旧图,没有新图是因为发现自己现在不会画画了💔